1995年足球采访日记:昆明海埂采访戚务生,女足雪中完成12分钟跑

1995年足球采访日记:昆明海埂采访戚务生,女足雪中完成12分钟跑
1995年足球采访日记:昆明海埂采访戚务生,女足雪中完成12分钟跑 图文来自:足球城大连第一位女专业足球记者赵植萍 1995年1月3日,星期二,农历腊月初三,天气晴 。 从版纳返回昆明的车马上就要到站了。西双版纳的生活,着实让我流连忘返,第一次感到这么美好。 今天去了橄榄坝,买了许多好的东西,感觉非常开心。热带植物园静谧优美,给人一种美的享受。不知为什么,这几天越是玩得开心,晚上越是睡觉做梦。梦见在油脂总厂化验室,小学中学包括现在单位的那些紧张的不愉快的事情。有时还愿意生气,越生气越睡不着,越睡不着越生气,我想这种心烦的毛病,其实就是自己给自己造成的。人啊,为什么要自己折磨自己,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,毕竟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还是有的,应该往好处去想,我感到自己有点不知足。 现在是一月份,我像过夏天一样,这里阳光明媚。今天来的地方是橄榄坝—缅寺—勐仑植物园,到处可见榕花,棕榈树,槟榔树,椰子树,这是在其他地方无论如何也看不到的。还有睡莲,能载上80斤重的荷花叶子。这里一切的美好无法用语言形容,我相信今年一年都会这样美好。椰子树跳舞草,清清的流水和河边光溜溜的小男孩,多么原始古朴,是夏天田野的风光。冬天的阳光在这里是那样灿烂,我感到很舒服。车里放着刘德华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》的歌,我特别喜欢这首歌,从大连上火车一路上到处都回响着这首歌,真的很美好。 回屋之后我就开始收拾行李,姐心疼服务员,把房间好一顿收拾,差点误了车。 西双版纳游就这样结束了,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地方,今天终于踏上了这片土地。西双版纳是一个被大山包围着的平坝,澜沧江浇灌了这片绿地,出境后称湄公河,流经缅、老、泰、柬、越5国后汇入太平洋,誉称为”东方多瑙河”。梭罗河清清的流水,吸引着追星族追到了傣家的茅屋。傣家族婚姻的三种恋爱方式,这一切都可以写散文之类的东西。 车子开动了,一切未卜,不知是凶是吉。因为是折叠式的躺椅,蜷了一宿很难受。上车前,买了一些橡胶籽,小象等东西,如同不花钱一样,生活永远这么美好该有多好啊! 1995年1月4日,星期三,农历腊月初四,天气阴冷。 终于到了昆明。天阴冷阴冷令人心寒,正好赶上来事了格外难受。姐要吃饭,只好来到了又脏又破又冷的地儿吃过桥米线,姐姐说真好吃。 回到基地,因为天气阴冷,感觉暗无天日。没有热水喝冷水,一切都那么烦躁。我先采访了河北队,还有其他的队。又采访了国家队主教练戚务生。 又停电了,还像那天一样,不用看表情,脸上不用带着微笑,即使哭丧着脸也没有人看得见,戴鑫来电话差一点说:我是赵植萍。然后送了一根蜡烛。大戚的房间很干净,我们谈了一些球队管理上的事情。 回房间后仍然没有电,四川的唐指导过来喊我,我没有过去。房间里冷得要命,我第一次穿着毛衣毛裤,盖了两床被子,刚躺下来电了,心想还是明早再写稿吧,躺下好长时间睡不着。 今天是昆明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,天还飘着雪花。姑娘们12分钟跑遭了不少罪。